Thursday, May 19, 2005

拜金小姐完美地呻吟:"我不是一个幽默的女生"

正在听陈珊妮的专辑怀旧.
初中的时候喜欢听台湾的电台节目, 因为常常可以听到在内地还没发行或者根本就不会发行的歌, 第一次听到陈珊妮就是在那个时候, 应该是<华盛顿砍倒樱桃树>里面的歌, 光名字就够让人过耳不忘了. 直到大学里面才有机会听到她的整张的专辑, <我不是一个幽默的女生>, <完美的呻吟>. <我不是一个幽默的女生>主要还是在词上搞怪, <完美的呻吟>整体感觉就更丰富了, 刚刚才发现这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另一个拜金小姐李端娴的加入, 陈珊妮的声音在古旧的电音中也多了不少变化. <拜金小姐>, 这种project式的专辑在中文专辑里面还比较少见, 感觉像是几个人的课余玩乐项目, 有趣而无意义的歌词(其实我也没注意到底有没有意义), 基本不会流行的曲式, 应该没有几个人有机会出这样的专辑. <后来我们都哭了>听得不多, 还是很精良的专辑, 却没有太多感觉, 大概现在积压的专辑太多, 不会让我有时间一遍一遍地放. 现在有机会听到一些她最早期的歌, 很让人印象深刻的歌, 不过大部分都不是很喜欢, 它们很直接, 很简单, 却不够动人. 前段时间看到尤里卡那儿在说陈升的时候就联想起来, 同样是简单的歌, 我也不知道那个触点在哪里. 还好, 陈升在继续简单动人着, 陈珊妮则复杂得美丽起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