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3, 2005

万芳的左手

万芳说:
"我是万芳,
我是一个左撇子,
天生用左手的人.
小时候,我都用左手写字画图,
可是呢,我被规定要用右手.
一个人的时候,
我还是会偷偷的用左手,
因为,它让我觉得,
我是真正的在做一个我自己.
经过了这么多年,
我很想练习用回我的左手,
而且我觉得,
也可以开始练习用另一个自己
来面对你."

万芳有不少的大众情歌, 比如"新不了情", 差不多算是KTV一级水平资格考试的指定曲目. 比如"割爱","就值得了爱","试着了解", 是我初中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的歌. 其实现在再听回去, 很难说她的嗓音如何特别或者唱功如何扎实. 只能算是一个气质型歌手吧. 但是在听了她的"答案"专辑以后, 我似乎看到了那个用左手的万芳, 另一个万芳.
这张专辑的封面上写着"这是一张听第一次就会兴奋惊喜,听十年都不会厌烦的专辑!" 前半句话早已印证, 后半句呢, 四舍五入一下也不假了. 万芳找了一堆老歌(大部分我都没听过原版), 放肆地用她自己的感觉去吟唱. 从"兰花草"中拿了几句来慢慢地拉开序幕. "答案"本也是极简单的歌, 请来蔡琴稳稳地唱出主旋律, 万芳只是加入一些合音和念词. 那份寂寞表现得很有味道. "归", 电子版的民歌. 实在很喜欢, 有一阵子唱的太多被尤里卡抗议. "七月凉山", 现在找出来听的时候才发现, 是bossa nova版的民歌. "归去来兮", 比较苍凉的歌词, 对万芳的声音来说似乎太过沉重, 没听过李建复的版本, 倒也不算失败吧. "偈", 歌词中唱着"不再流浪了", 而简单的吉他伴奏让这首歌听来确像是流浪歌手路旁随意的轻吟. "回旋曲", 比较诡异的一首歌. 刚刚才发现是用的余光中的词. 很有现代舞的感觉. "娃娃的故事", 这首"儿歌"居然是莊奴和古月写的, 不过想想邓丽君的不少歌也是近乎民歌小调的, 这个"居然"倒是用错了. "当你生日", 很不错的生日歌, 可惜我已经过了适用年纪. 中间的一句"嗨"常常让我想起尤里卡. "再别康桥", 钢琴声中, 万芳说,"我要唱再别康桥", 是在给自己鼓励吗? 要唱出这么经典的一首诗, 心中会有些诚惶诚恐吧. "兰花草", 最后的一首歌, 也是一个大胆的声音实验.

那盘磁带记得是某次大清扫的时候卖掉了, 因为那时已久不使用磁带机. 卖的时候是很高兴的, 又有一个人可以听到这张专辑了. "答案"的完整名字是"林万芳歌本1 - 答案". 一直在等着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歌本. 在"答案"之后的万芳, 常用的还是右手, 缓缓地唱着或悲或喜的情歌, 有些也是很好听的, 只是面目模糊. 怀念用左手的林万芳.

2 Comments:

Blogger 尤里卡 said...

呵呵,还是翻唱有个性啊。我本来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江美琪也是,好声音都给乱七八糟的歌糟蹋了。偶尔唱唱难度大的,功力就出来了。

7:26 AM

 
Blogger 尤里卡 said...

我记得很久以前,看到电视上万芳的公司为她庆祝生日。送了一个比她还高的布娃娃给她。
她好像被问到怎么穿的很随便还是怎么样,然后她说“我是个不习惯富丽堂皇的人”。
后来听她的声音,也果然很清秀。

8:56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