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05

一句话

空气中飘散着记忆的碎片, 割裂每一个呼吸

很久很久以前想到的一句话, 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当词曲创作全才的时候. 难得还记得, 一定要写下来告诉自己, 酸过必留痕迹.

Tuesday, May 24, 2005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

听到的一句歌词, 正好跟我今天漫想的主题相符. 到底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梦呢, 还是每个梦都抓住一个人. 想象到一种梦想和人的关系. 梦想是人创造的, 但是如果它的创造者没有在有生之年把它实现, 它就会漂流到另一个人的人生中, 直到它被完成. 所以, 梦想的生命可能比它的寄主要长很多. 所以, 人生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 只是梦想的劳役.

Sunday, May 22, 2005

三岔口

从头看到尾基本没有觉得很闷想要看结局的时段, 节奏还不错. 比较喜欢里面郭富城同学的撞车戏, 因为难得看到一场撞车不是发生在追击当中的, 用撞车来表现世界崩溃的伤心, 效果也很好嘛. 里面的那个歌坛阔少应该是影射陈冠希小朋友吧, 胆子够大的. 不过, 里面死的人也太多了, 刚看完26岁就pass掉的Gia的传记电影, 又来看这个, 怎么说, 应该是提醒我抓紧时间想想到底活着干什么吧.

郭同学演的应该还算不错吧, 我对演技一向没有判断力. 吴彦祖又当了一次杀手, 不过跟<旺角黑夜>里面的角色还是差别不小的. 看来香港导演们有意把他栽培成周润发之后第二代魅力杀手掌门人. 郑伊健看上去很木. 李心洁基本上起花瓶作用, 现在想起来对她的角色唯一有点感觉的就是<想飞>里面的Princess D了. 看来女生在犯罪片动作片里面基本没戏.

Thursday, May 19, 2005

拜金小姐完美地呻吟:"我不是一个幽默的女生"

正在听陈珊妮的专辑怀旧.
初中的时候喜欢听台湾的电台节目, 因为常常可以听到在内地还没发行或者根本就不会发行的歌, 第一次听到陈珊妮就是在那个时候, 应该是<华盛顿砍倒樱桃树>里面的歌, 光名字就够让人过耳不忘了. 直到大学里面才有机会听到她的整张的专辑, <我不是一个幽默的女生>, <完美的呻吟>. <我不是一个幽默的女生>主要还是在词上搞怪, <完美的呻吟>整体感觉就更丰富了, 刚刚才发现这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另一个拜金小姐李端娴的加入, 陈珊妮的声音在古旧的电音中也多了不少变化. <拜金小姐>, 这种project式的专辑在中文专辑里面还比较少见, 感觉像是几个人的课余玩乐项目, 有趣而无意义的歌词(其实我也没注意到底有没有意义), 基本不会流行的曲式, 应该没有几个人有机会出这样的专辑. <后来我们都哭了>听得不多, 还是很精良的专辑, 却没有太多感觉, 大概现在积压的专辑太多, 不会让我有时间一遍一遍地放. 现在有机会听到一些她最早期的歌, 很让人印象深刻的歌, 不过大部分都不是很喜欢, 它们很直接, 很简单, 却不够动人. 前段时间看到尤里卡那儿在说陈升的时候就联想起来, 同样是简单的歌, 我也不知道那个触点在哪里. 还好, 陈升在继续简单动人着, 陈珊妮则复杂得美丽起来.

Wednesday, May 11, 2005

Arthur

在40个小时没睡觉的情况下写blog最简单的选择就是贴歌词了.

在我們還能夠清楚表達自己的時候
請你牢牢記住我是多麼的愛你
在地球還能不停轉動的時候
請你牢牢記住我是多麼的愛你

春天將要過去下個冬季也會來臨
曾經牽著你抱著你的我的手
終將失去美麗光澤
我怕來不及我要抱著你請你相信

在我們還能夠清楚表達自己的時候
請你牢牢記住我是多麼的愛你


黄韵玲写给儿子的歌, 歌词倒也没有很特别, 曲子也是她的老风格, 不过在未预期的情况下听到还蛮吸引脑细胞的. 听到她唱"我怕来不及我要抱着你"的时候脑袋中升起一个巨大的问号, 是不是要开始转调唱至少还有你了. 然后她又回去了, 继续唱她小女人对小小男人的温情. 还蛮希望这里是一个小幽默的. 出现在一张不太商业的唱片上. 上面还有一首叶树茵的也很不错. 很早就从五四三那儿当了下来, 却一直被放在to be renamed那儿盛灰了. 还好我打扫硬盘比打扫房间频率高, 不然就真的要变古董遗迹了.

Sunday, May 08, 2005

Buena Vista Social Club, 古巴暮色

Buena Vista Social Club, 看上去不像一个乐队的名字, 他们应该也不能算是一个乐队, 也许说是一个project更合适, 总之, 这一群古巴老头, 远离舞台已久的一群歌手乐手, 被Ry Cooder找来以Buena Vista Social Club为名出了一张专辑. 同时还推出了一部电影, 可惜还无缘看到. 专辑的内页中对每首歌都有很详细的介绍, 其中有段话让人动容, "...but in recent years Ruben had virtually given up playing due to arthritis and no longer has a piano at home. He was the first at the studio every morning waiting for the doors to be unlocked and once inside he would rush to the piano and play. His excitement was visible as his beautiful touch returned."
其实很少会有拉丁歌手会让我觉得声音很"好"的, 这个"好"是用一般大家评说歌声时的准则来看的, 比如高音要多有力, 中音要如何厚实. 在听这些古巴,巴西的歌手唱歌的时候, 我只是会赞叹, 怎么可以随意到这种程度. 只能说, 那种节奏感已经渗入他们的骨髓了吧.

Thursday, May 05, 2005

也是翻唱

偶然发现"答案"和"偈"两首歌在孟庭苇的一张翻唱专辑"第二道彩虹"里面也出现过, 便翻出来听了听. 可是, 只听了几句就不得不跳过. 想起来有篇谈唱匠的帖子. 所谓唱匠是用同样的方式唱所有的歌的人. 作者还把唱匠分了好几个等级. 当然是以其唱法专一的程度. 位居首等的似乎是刀郎等人. 而在最后一等里面, 就提到了孟庭苇(或者还有张信哲). 之所以列位末等, 是因为他们虽然也是唱歌千篇一律, 声音底子还不错, 不至于让人那么容易厌烦. 虽然小学时候很有一阵子以这位jj为偶像, 也不得不同感一下.

Wednesday, May 04, 2005

"答案" 歌词

序(The Orchid)
作詞:胡適 作曲:陳賢德/張弼

我從山中來 帶著蘭花草
種在小園中 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 看得花時過
蘭花卻依然 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 移蘭入暖房
朝朝頻顧惜 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開 能將宿願償
滿庭花簇簇 添得許多香

拜訪春天(Visiting Spring)
作詞:林建助 作曲:陳輝雄 編曲:鍾興民

那年我們來到小小的山巔
有雨細細濃濃的山巔
你飛散髮成春天
我們就走進意象深深的詩篇
你說我像詩意的雨點
輕輕飄上你的紅靨
啊 我醉了好幾遍 我醉了好幾遍

今年我又來到你門前
你只是用柔柔烏黑的眼
靜靜地說聲抱歉
這一個時節沒有春天

答案
作詞:羅青 作曲:李泰祥 編曲:范宗沛 演唱:蔡琴/萬芳

天上的星星 為何
像人群一般的擁擠呢
地上的人們 為何
又像星星一樣的疏遠
嘿~ 嘿~

歸(Leaving)
作詞:李臺元 作曲:李臺元 編曲:王繼康

夕陽餘暉在天際
兩三襲白雲浮移
晚風伴暮色沈寂
輕舟扇扇晃孤影
兩岸山薄霧輕凝
牧笛正吹送歸曲

我拄籬邊行望這潺潺流潯
能否載我離愁東去
鐘鼓寒山嗚陣陣傳靜寂
如來可曾知我歸去

夕陽餘暉在天際
兩三襲白雲浮移
晚風伴暮色沈寂
牧笛正吹送歸曲

七月涼山(July , At The Liang Mountain)
作詞:馬兆駿 作曲:馬兆駿 編曲:鍾興民

七月涼山 我倆說出希望
說這地方是我追求的夢鄉
七月涼山 沒有樓房 七月涼山
沒有夜晚的車馬嘶鳴和喧嚷 啊....嗚....
七月涼山 我倆心語奔放
說這地方是我溫馨的夢鄉
七月涼山 只有我倆 七月涼山
到處洋溢著幸福歡笑和希望 啊....嗚....

歸去來兮(Returning)
作詞:候德建 作曲:候德建 編曲:董運昌

歸去來兮 田園將蕪
是多少年來的徘徊 啊 究竟蒼白了多少年
是多少年來的等待 啊 究竟顫抖了多少年

歸去來兮 吉它將蕪 吉它將蕪
是誰忘記了你們任你們荒蕪
敲敲吉它啊重重地敲 讓我嘹亮的歌喉擦亮你的臉
撥撥六弦啊盡情地撥 讓我滿手的厚繭磨盡你的銹你的銹

歸去來兮 老友將蕪 老友將蕪
一去便不堪回首滿頰的刻痕
緊握雙手啊緊緊地握 讓我真摯的手臂溫暖你的手
大聲的哭啊盡情地哭 讓我思念的熱淚和著你的淚你的淚

歸去來兮 青茶將蕪 青茶將蕪
一杯已滿是塵埃何時再回味
燒壺熱水啊泡一壺茶 讓你甘美的溫柔滋潤我的喉
吞一口煙啊噴一口霧 讓你芬芳的清靜洗淨我的愁我的愁

偈(Hasty)
作詞:鄭愁予 作曲:蘇來 編曲:江建民

不再流浪了 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
寧願是時間的詩人 然而我又是宇宙的遊子
地球你不需要我 這土地我一方來 將八方離去
地球你不需要我 這土地我一方來 將八方離去

迴旋曲(Whirling)
作詞:于光中 作曲:揚弦 編曲:黃韻玲

琴聲疏疏 注不盈 清冷的下午
雨中 我是垂死的泳者 曳著長髮向你遊泳
音樂斷時 悲鬱不斷 如藕絲
立你在雨中 立你在波上 倒影翩翩成一朵白蓮
在水中央 在水中央 我是負傷的泳者
只為採一朵蓮 一朵蓮影 泅一整個夏天
仍漾漾 仍漾漾 仍藻間流浪
仍夢見採蓮 最美的一朵 最遠的一朵
莫可奈何 你是那蓮 仍立在雨裡
仍立在霧裡 仍是恁近恁遠
奇幻的蓮 仍展著去年仲夏的白豔
我已溺斃 我已溺斃 我已忘記自己是水鬼
忘記你是一朵水神 這只是秋 蓮已凋盡

娃娃的故事(The Girl Has Grown Up)
作詞:莊奴 作曲:古月 編曲:李伯傑

有一個娃娃 咿呀咿咿呀 學媽媽說話啦
鳥兒牠要飛 嘰喳嘰嘰喳 喊著離開家啦
門前的老樹捨不得呀 窗前的小花捨不得呀
親愛的媽媽捨不得呀 淚珠兒已經流下
門前的老樹我想它呀 窗前的小花我想它呀
親愛的媽媽我想她呀 把笑容獻給媽媽

當你生日(On Your Birthday)
作詞:近人 作曲:金文生 編曲:李伯傑 演唱:原唱:王海玲

當你生日時 我們就把奶油調成水彩
再加進款款的祝福 畫你成紅蕃的歡呼
趁你驚慌失措 用小火車 偷偷把你的憂愁嘟嘟地載走
當你生日時 我們就把蛋糕當作磚塊
再加進默默的祈禱 砌一座摩天的城堡
趁你踮起足尖 用小風箏 偷偷將你的身高又拉長不少

再別康橋(Good-Bye Cambridge)
作詞:徐志摩 作曲:李達濤 編曲:黃韻玲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青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灩影 在我心頭盪漾
軟泥上的菁荇 悠悠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彩虹似的夢
尋夢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斕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蘭花草(The Orchid)
作詞:胡適 作曲:陳賢德/張弼

我從山中來 帶著蘭花草
種在小園中 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 看得花時過
蘭花卻依然 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 移蘭入暖房
朝朝頻顧惜 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開 能將宿願償
滿庭花簇簇 添得許多香

Tuesday, May 03, 2005

万芳的左手

万芳说:
"我是万芳,
我是一个左撇子,
天生用左手的人.
小时候,我都用左手写字画图,
可是呢,我被规定要用右手.
一个人的时候,
我还是会偷偷的用左手,
因为,它让我觉得,
我是真正的在做一个我自己.
经过了这么多年,
我很想练习用回我的左手,
而且我觉得,
也可以开始练习用另一个自己
来面对你."

万芳有不少的大众情歌, 比如"新不了情", 差不多算是KTV一级水平资格考试的指定曲目. 比如"割爱","就值得了爱","试着了解", 是我初中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的歌. 其实现在再听回去, 很难说她的嗓音如何特别或者唱功如何扎实. 只能算是一个气质型歌手吧. 但是在听了她的"答案"专辑以后, 我似乎看到了那个用左手的万芳, 另一个万芳.
这张专辑的封面上写着"这是一张听第一次就会兴奋惊喜,听十年都不会厌烦的专辑!" 前半句话早已印证, 后半句呢, 四舍五入一下也不假了. 万芳找了一堆老歌(大部分我都没听过原版), 放肆地用她自己的感觉去吟唱. 从"兰花草"中拿了几句来慢慢地拉开序幕. "答案"本也是极简单的歌, 请来蔡琴稳稳地唱出主旋律, 万芳只是加入一些合音和念词. 那份寂寞表现得很有味道. "归", 电子版的民歌. 实在很喜欢, 有一阵子唱的太多被尤里卡抗议. "七月凉山", 现在找出来听的时候才发现, 是bossa nova版的民歌. "归去来兮", 比较苍凉的歌词, 对万芳的声音来说似乎太过沉重, 没听过李建复的版本, 倒也不算失败吧. "偈", 歌词中唱着"不再流浪了", 而简单的吉他伴奏让这首歌听来确像是流浪歌手路旁随意的轻吟. "回旋曲", 比较诡异的一首歌. 刚刚才发现是用的余光中的词. 很有现代舞的感觉. "娃娃的故事", 这首"儿歌"居然是莊奴和古月写的, 不过想想邓丽君的不少歌也是近乎民歌小调的, 这个"居然"倒是用错了. "当你生日", 很不错的生日歌, 可惜我已经过了适用年纪. 中间的一句"嗨"常常让我想起尤里卡. "再别康桥", 钢琴声中, 万芳说,"我要唱再别康桥", 是在给自己鼓励吗? 要唱出这么经典的一首诗, 心中会有些诚惶诚恐吧. "兰花草", 最后的一首歌, 也是一个大胆的声音实验.

那盘磁带记得是某次大清扫的时候卖掉了, 因为那时已久不使用磁带机. 卖的时候是很高兴的, 又有一个人可以听到这张专辑了. "答案"的完整名字是"林万芳歌本1 - 答案". 一直在等着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歌本. 在"答案"之后的万芳, 常用的还是右手, 缓缓地唱着或悲或喜的情歌, 有些也是很好听的, 只是面目模糊. 怀念用左手的林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