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7, 2005

继续倚天屠龙记

看完了梁朝伟的张无忌, 发现有吴启华版的, 又down下来看了. 其实并不怎么喜欢倚天屠龙记. 说起来张无忌这个天赋异禀的花心大萝卜实在没什么可爱之处. 只是因为下载速度很快, 只是因为养成了一边看电视一边写程序的习惯. 反正也知道情节, 并不用专心去看. debug得发烦的时候瞟两眼似乎可以舒解一下心情. 实在不是好习惯啊.

Tuesday, April 26, 2005

备份!备份!

一大早的, ssh进学校的系统, 居然告诉我不能mount我的home directory. 顿时想到我耗了几个礼拜的Vienna RNA python module, 凌晨三点才刚搞定的structure parser, 都没有备份!!! 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 一查email, technician说backup有问题, 心脏似乎已经停止跳动. 还好, 在目瞪口呆10分钟后, 抱着最后一点希望重新login了一次, 回来了, 都回来了. 谨记要备份啊!!!!!

Monday, April 25, 2005

What I'm doing

一边折腾python, 一边看梁朝伟同学的倚天屠龙记, 没有时间听音乐.

Friday, April 22, 2005

Me'Shell NdegéOcello, 黑色瀑布

在一个列举了很多female vocal专辑的amazon list里面看到了Me'Shell NdegéOcello的bitter, 封面的色彩挺喜欢的, 就从图书馆弄来了她的几张CD, 先拿到的是 Cookie: The Anthropological Mixtape, 一听就傻眼, 什么时候hip-pop也算到vocal里面去了. 听到Bitter总算放下了心. 虽然唱的不是vocal专辑中常见的轻爵士情歌, 不过舒缓的旋律和用了不少弦乐的编曲调出了她天生浑厚的声音中的味道. 这张专辑据说是在她的一段苦恋的背景下制作的, 也可说是别具"苦"味吧. 其中一首歌让我特别留意, May This Be Love, 中间的间奏让我莫名想起末代皇帝的配乐来, 有点西方中乐的味道. 查了一下居然是翻的Jimi Handrix的歌, 有机会找来对比一下.

最后来解释一下这个题目. 黑色, 因为她是黑人; 瀑布, 因为May This Be Love中多次出现waterfall. 因此, 这是个毫无意义的题目, 只是想到以后还有很多篇可能叫无题, 于是用之(尽管她几乎没有头发).

附:
May This Be Love
( Jimi Hendrix )

Waterfall
Nothing can harm me at all
My worries seem so very small
With my waterfall

I can see
My rainbow calling me
Through the misty breeze
Of my waterfall

Some people say
Day-dreamings for all the, huh,
Lazy minded fools
With nothin' else to do
So let them laugh, laugh at me
So just as long as I have you
Just as long as I have you

Waterfall
Don't ever change your ways
Fall with me for a million days
Oh, my waterfall

我和牙医有个约会(-)

尤里卡的朋友的blog那儿看到有人和我经历了相似的"遭遇", 人家却绘声绘色地写了下来, 顿悟blog是怎么堆起来的, 决定效仿之.

你被打了麻药, 睡在躺椅上. 你右手边是一个牙医学生, 左手边是一个资历似乎更浅的牙医学生, 右边的学生使劲地在你的牙上鼓捣着, 左边的拿着吸气管协助, 你感觉到牙科器械在不停的敲击着你的牙齿, 还能看到不停地有红色血泡从吸气管中流走. 两个学生在不停地说着什么, 却是用着一种你听不懂的语言. 两人交换位置两次. 最后一个貌似牙医老师的人过来, 接替了资历较高学生的位置, 又鼓捣了一会儿. 然后告诉你, 今天的活儿完了. N点以前最好不要吃东西, 避免牙崩了.

这是我昨天去牙医那儿发生的事. 同样的事还要在不远的将来发生三次. 还好, 牙没有崩, 麻药散了以后也没怎么疼.

Air, 漂浮

有阵子听了些电子味道比较重的东西, 可能是密集度太高, 被那些节拍和呢喃细语弄得有些烦, 就毅然决裂, 好久都不去碰了. 看Lost in Translation的时候偶然听到Air, 却萌生出一点儿亲切的感觉, 又找出来他们的Talkie Walkie做了一阵子背景音乐. 听电子的专辑的时候, 常常是听了半天, 当时感觉不错, 过后却回想不起到底听了什么(可见我还是对音乐没什么touch, 只能听俗人的东西). 一个例外就是Air的Surfing On A Rocket, 会被它的旋律带领着在空气中漂浮(如果真是rocket应该就是真空了, 不过我还是听不出真空的氛围). 比较喜欢Talkie Walkie的后半部分, Alpha Beta Gaga(为什么是Gaga不是Gamma?)和Biological里面有类似Fido加入的一些小节奏. Alone In Kyoto, 有在夜空中从摩天大楼跳下的感觉(带着降落伞,紧急补充).

Wednesday, April 20, 2005

Gotan Project, 不再暧昧的Tango

Piazzolla的新派Tango已经让这种"出身低微"的音乐涨了不少身价, 用现在常听到的说法是拉高了level. Gotan Project的电子Tango则让tango更少了几分暧昧, 多了些许明快的色彩. 其实我也不知道最早做电子tango的是哪帮人. 不过机缘巧合下找到了GP的La Revancha del Tango, 如遇故人. 时常会拿出来听一听, 感受tango节奏中的那份张力, 只是这张专辑之后GP就没有推出真正的新作品了, 只有些remix出来. 也好, 期望强过失望. 也是从听他们的CD开始听更多的拉丁音乐, 嗯, 盖上纪念章一个!

Tuesday, April 19, 2005

锦绣罗曼史

<滚石之十二女色>是一篇我很喜欢的帖子, 尤其感到惊喜的是作者把其中的一色给了锦绣二重唱, 她们似乎并不曾如何红火, 不能跟现在到处做广告代言的S.H.E相比, 却是真正在唱歌的二重唱. 声音都不是很特别(也许这是组二重唱的原因之一), 小女生的尖尖细细的嗓子, 搭在一起却让人想起她们的一张专辑的名字, 锦绣三温暖. 是因为歌声中的执着和认真吧. 而且因为是两个人, 这份温暖也平方了. 在mump3.com的ftp关掉之前下到了<锦绣罗曼史>这张翻唱老民歌的专辑. 电子配乐不温不火, 让老歌显得俏皮了不少, 却还不至于让你想到disco的嘈杂.
在迟到的春天的阳光下, 锦绣陪我温习着一个梦想.

Monday, April 18, 2005

Joni Mitchell, 知性妇女的控诉

翻Jamien Rice的专辑时不由得想起来Joni Mitchell的Travelogue, 因为同样的以歌者的画作为CD的内页, 也因为那些画我都看不太懂, 比如面目扭曲的女人们. 正好拿到了家里捎过来的硬盘盒, 拯救了几十G的mp3, 也让我可以顺便温习一下Joni Mitchell. 其实是看Love Actually的时候才注意到她的. 那个章节里面中年女人和丈夫孩子围坐在圣诞树前, 满心期待地打开丈夫的圣诞礼物, 以为是自己无意在丈夫口袋里看到的精致项链, 却看到一张Joni Mitchell的CD, 作为一个知性妇女(首相的姐姐, 来历不简单吧), 她并没有当场爆发, 而是强挤笑容, 避开家人, 到楼上开始放她的圣诞礼物, Joni的CD, 没记错的话放的是Both sides now. 还好, 这时候有Joni陪她. Travelogue里面的歌风格很统一, 都是弦乐衬底, 加上她听不出来什么变化的旋律和演唱. 声音让人感觉到看尽了人世的悲凉. 知性妇女的控诉, 我最后想到了这个结论. 算是一张有感觉但不会常常听的专辑, 就让它躺在硬盘上, 等到某个孤寂的阴雨天的时候再出来转悠一下吧.

Sunday, April 17, 2005

Damien Rice's O

看Closer的时候听到了The blower's daughter, 本以为是一首老歌, 有着那些老歌一样简单动人的旋律和编曲. 找来了Damien Rice的O, 一张2003年发的专辑, 一张AMG album pick, 一张很好听的CD. 内页上是些我看不懂的画作. 嗯, 我永远也不知道涂鸦和艺术之间的区别. 爱尔兰似乎常出这种感情很强烈的歌手, 应该是个很有故事的地方吧.

Saturday, April 16, 2005

Iris

终于要开始蓄谋已久的音乐日记了. 下午出门的时候在CD player里面放上了Goo Goo Dolls的Gutterflower, 从图书馆扒拉来的. 就因为大一的时候听到了他们的一首Iris感动得一塌糊涂, 把自己的英文名字也就取作了Iris. 后来似乎也从打口带中翻出过他们的专辑, 却并没有从此就喜欢这个乐队. 今天听来就更觉平淡了, 虽然还没有到逼着我停下自行车在路边换CD的程度(或者是因为我太懒了?). 本来想着凑凑字数把Iris的歌词拿来贴一贴, 看了一下还真没什么特别的, 喜欢的也主要是旋律吧, 还有主唱跟那首歌比较搭的悲凉嗓音. 正如我对尤里卡说的, 我听非中文歌基本都不关心歌词.

正巧尤里卡也把她的blog开张了, 看来今天的黄历上应该有"宜:创博客日志" :)